酒玖

罗宾的烦恼

#ooc#
无所谓反正我不要脸的产物
脑洞来了真的是挡不住
那还挡什么

        好了,在一切开始之前,先来个无奖问答:当你看到自己的父亲以谜一般的姿态出现在床上时,你会怎么做?
          A,倒退一步,关上门,揉揉眼睛,再把门打开
          B,转伸离开
          C,无良作者你先告诉我什么叫“谜一般的姿态”

         现在我们蝙蝠家的罗宾韦恩家的少爷正面临着这一难题。一切都要回到三分钟前:
          “您的父亲已经回来了,少爷,您最好去看看他。”阿福保持着他一个合格英国管家应有的风度,韦恩小少爷自然觉得着没什么——一切如常,他跳下椅子,在敲过门之后打开了父亲的房门——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他看到,看到——他的父亲,布鲁斯·韦恩,哥谭宝贝,亿万富翁,蝙蝠侠,哥谭义警,瞭望塔顾问,恐惧之源,此刻正躺在床上,均匀而又结实的肌肉上不但有以前留下的疤痕还有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红肿甚至淤青以及的勒痕,当然这不是最惊悚的,最惊悚的是盖住父亲下半身的并非被子,而是一件红披风,天哪!红!披!风!——“除了隔壁大都会的外星人之外还有谁会用这种没品味的东西?!”他这样想,脑海中浮现着无数次超人将蝙蝠侠公主抱回来的图片。
        呵呵。mmp。
         到这个年龄总会知道一些事情的,更何况蝙蝠家的孩子普遍早熟。
        于是我们亲爱的罗宾按顺序使用了AB两项,确认这个事实后不动声色地带上门,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跑到正在准备早餐的老管家身边。
        “阿福,你知道氪石放在哪吗?”
         “蝙蝠洞里的储物间,”管家回答道,“怎么了,少爷?”
          罗宾的语气陡然拔高,脸涨得通红,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那个氪星人!对布鲁斯做了什么?!这未免!未免太过分了!他!他居然……”
        管家只是淡然地听他说完所有的话,顺便把早餐都摆好盘,擦掉一点盘子边缘漏出的果酱,回答道:“首先,您应该称呼您口中的‘布鲁斯’为‘父亲’这是基本的礼仪,不要再让您的老管家伤心了;其次,您应该去问问老爷,把事情搞清楚,妄下定论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顺便转告一下老爷,受伤不是赖床的理由。”
        小少爷顿了顿,稍稍冷静下来,毕竟不敢反对老管家,又叩开父亲的门。
        此时他的父亲已经醒了,虽然还在装睡,但是他刚才看见他偷偷睁眼睛了,绝对的。
        俗话说得好,“你永远叫不醒一只装睡的狮子。”但如果是装睡的是一只蝙蝠,那么有阿福就可以了。
         于是罗宾感叹了一下老管家的奇妙,并成功用管家的话“叫醒”了父亲。布鲁斯宝贝用高超的演技揉了揉眼睛,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又伸了个懒腰,在听清儿子的问题之后尽量繁复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或许是为了在被窝里多赖一会儿——总而言之就是:
        昨天的对手之一是毒藤女,所以会有勒痕;而红肿是藤蔓上的钝刺磨出来的;超人和他一起战斗并在他因劳累昏迷后送他回来了,至于披风,或许是对方一时好心;战服也是战斗中就撕坏了,最后应该是阿福帮忙脱掉收拾完的。
        罗宾他不想说话了,甚至想问问管家为什么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
        最终布鲁斯还是在果酱面包的香味中起床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罗宾又一次在早晨看到了父亲以“谜一般的姿态”出现在床上时,他淡定了,他学乖了,他……“少爷,这次我真的就是那样。”
         罗宾他又不想说话了,甚至想谢谢什么都知道的老管家把什么都告诉了他。
         

          听说蝙蝠洞里又少了几块氪石。

         猜猜罗宾是哪一个?XD

评论(6)

热度(77)

  1. 异想天开酒玖 转载了此文字